他人論述 > 詩人、評論家眼中的蓉子



論述與研究:
著作文章
期刊文章

詩人、評論家眼中的蓉子

報導
    ●文學評論家譚五昌說:或許是出於從童年時代就培養起來的宗教信念,或許是出於詩人天生的敏感心靈,蓉子對於生命本體持有一種近乎本能的執著關注精神,並在此基礎上融入自己開闊而深沉的理性思考。體現在其具體的詩歌作品中,則是一種充分審美意義上的生命哲思。蓉子在其詩歌創作中所展開的生命哲思是多角度、多層次的,而且貫穿了她四十多年的創作歷程。 蓉子的生命意識非常強烈,她常常自覺或不自覺地以生命作為審美觀照與凝思內省的對象,創作出充滿豐盈情感與深刻思想的詩篇,這使她的創作擁有開掘不盡的資源,而她仍時時保持著自我更新與自我超越的姿態。可以說,蓉子是一位深情而又執著的生命歌手,一直在用她自己的聲音唱著生命的歌。自蓉子登上詩壇以來,臺灣及大陸詩界人士用「自焚新生的火鳳凰」、「中國詩壇上一朵開得最久的菊花」、「永遠的青鳥」等評語來讚譽蓉子本人及其創作,這些讚譽為蓉子保有長盛不衰的創作生命力提供了美麗而有又有力的證詞。 (《從詩中走過來-論羅門蓉子》,文史哲出版社,1997年)


← 上一頁 | 頁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