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中文才 > 詩 > 夏


內容


哦!赤裸的、光艶的、暴戾的夏
濃郁如一樹盛開的玫瑰花。
有朝一日它凋殘,
我們將唱那首感傷的「夏日最後的玫瑰」。

但我們並不是真正悲傷,
因為經過了長長地燃燒的夏
人們早就疲憊了──
疲憊於血的顏色,火的烤灼,
爵士的喧嚷,搖與滾的瘋狂。

哦!在悶鬱、蒸騰、密閉的船艙裡,
在奔勝、沖激、無厓的海航中,
我是過早地渴望──
急速駛過這夏日洶湧的海洋!

備註/後記

四六年七月廿二日